2020年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 视频点播 > 姝f枃

校外培训春季课程面授改线上课该不该退差价?

鏉ユ簮锛毼粗   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娆℃暟锛 娆°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03-09 14:54

  
 

   原标题:校外培训春季课程面授改线上课该不该退差价?校外培训机构春季课程面授课改为线上课专家认为可以免责但须退还学费差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大中小学生迎来了“史上最长的寒假”。

  
 

   目前,学校正式开学的日期尚未确定,但一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已经按捺不住,纷纷启动了春季课程——原来线下面授的课程基本都改为线上课。 对此,许多家长表示难以接受。

  
 

   培训机构单方面改变授课方式是否构成违约?在这种情况下,不退差价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消费者的权利该如何保障,如果不接受线上课,是否只能选择退课?对此,《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春季课程开班在即家长面临艰难抉择北京李女士(化名)的孩子目前就读小学三年级。 经过一番考量,她在春季班开课前的最后一刻,“忍痛”把某校外辅导班的课程退掉了。

  
 

   几天前,李女士接到培训机构的通知,被告知受疫情影响,所有春季课程都转到了线上,但依旧是线下面授课的价格,如果感觉不合适可以选择退班。

  
 

   随后,李女士又接到通知,在线课程改为在某App上实时听讲。

  
 

   此外,教材也没能按时寄到,只能自行在网上下载打印。

  
 

   “我们报的这个语文班,老师算是业界名师,当初报名的时候非常不容易。

  
 

   而且价格不低,一个小时就要200多元,一次课两个半小时近600元,学费要一次性交一年,费用近3万元。 ”李女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上课半年来,老师现场授课的效果确实不错,所以还是感觉很值得,“但现在就像是花高价买了现场票,结果只能去App上听课。 ”尽管培训机构承诺,转为线上课后教学品质不会改变,并将提供更周到的服务,甚至还会安排5个至9个老师针对一个孩子进行辅导。 但李女士对此并不看好,最终选择了退课。

  
 

   “我本身不太会辅导孩子,花钱报班也是想让自己轻松一些。 线下课的时候,有专门的老师负责收集作业,我只需要知道自己孩子的情况就行了。

  
 

   现在转为线上课,老师会在微信群里布置各种打卡作业,这样家长要跟着付出很多额外的精力,徒增了不少压力。 ”跟李女士有着同样烦恼的家长并不在少数,但也有部分家长出于各种原因的考虑,并没有选择退课。

  
 

   “因为要‘占坑’,不想让孩子‘失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家长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自己孩子在学校成绩很好,甚至觉得有些“吃不饱”,于是在外面报了奥数培训班。

  
 

   由于孩子表现出色,还被选拔到了相对难度较大的高级班。 但这种班不仅名额有限,还有淘汰机制。 一旦退班,很有可能会给后续的学习带来不便。 “我们也觉得授课方式改变肯定会影响授课效果,而且网课一次要3个小时,对正在发育的孩子来说,视力也会有影响。

  
 

   但好不容易考上了这个班,老师也不错,一旦退课了想再报上名,恐怕不容易,只能坚持上下去。 ”这位家长无奈地说。 采访中,还有一些家长认为,疫情确实给教育培训机构带来了损失,但这种风险应当主要由企业来承担,而不是全部转嫁给消费者。 面授课改为线上课培训机构不退差价以往,在线课程的价格一直都很便宜,大约只是线下班费用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据了解,受疫情影响,寒假期间已经有不少机构将寒假班由线下转为线上,但都配合推出了额外赠课或者返学费等优惠活动,甚至还开了不少免费的网络课程。

  
 

   而春季课程由线下转为线上,很多机构并未退还差额,并且优惠活动也明显减少,大多是几百元不等的优惠返现等活动。

  
 

   返现的金额会转到报名账户里,仅供续费时使用,并不能直接提现。 即便是有赠课,也是一些娱乐性较强的内容。 因此,有些家长并不买账。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按照惯例,培训机构在寒假期间一般都会有各种优惠活动,但更多的是一种促销行为,目的是为春季招生吸引生源。

  
 

   因此,正式的春季班课程本身优惠力度就会变小。

  
 

   谈及为何不再退还春季班线上课和线下课的差价,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从机构的角度来说,师资没变,班额大小没变。

  
 

   此外,房租也照常付,工资正常发,而且还增加了线上课的设备成本,所以机构为了生存也只能作出这样的决定。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明确表示不退差价的,主要是一些市场占有率较高的较大培训机构。 与这些“有底气”的大机构形成对比的是,一些中小机构则继续采取大幅度优惠的手段,以期靠好口碑来扛住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 2016年年底,闫娜在北京创办了一家以数学课和英语课为主的校外培训机构,规模较小,员工不到100人。 其中,全职教师57名,学生达数千人。 受疫情影响,此前寒假班在春节前就已转为线上。 闫娜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我们机构的特色是拥有平均教龄7年的优秀教师团队,以及课堂上很高的互动性和趣味性。 后者在转为线上课后效果会有影响,尤其是小学阶段孩子自制力有限,对网课吸收效果也差。

  
 

   我们经过全员表决同意,疫情期间授课老师只拿基本工资。 不但寒假所有课程免费,春季班也继续进行优惠。 ”“目前按照要求先收了5次课的费用,但疫情期间不划课时费,而且家长可以随时退费。

  
 

   如果疫情结束愿意接着上,则把课转为线下,并开始划课时费。 ”闫娜坦言,作出这一决定对小机构来说并不容易,“我们目前场地房租大概100万元左右,加上人员的基本工资,真是挺困难的,现在只能等到扛不住了再说”。

  
 

   但让闫娜颇感欣慰的是,疫情期间免学费等举动,不但为自己的机构留住了老的生源,还带来了不少新的生源。

  
 

   对于线下转线上的春季课,不少家长甚至主动表示愿意按原价缴费,希望以此能支持该培训机构继续存活下去。 授课方式被迫改变违约一方可以免责线下课变线上课,该不该退差价?“面授模式下,付费水准和服务是相对应的。 现在改成线上授课,家长们愿意无条件接受当然是好事。

  
 

   但是,商家也要尊重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不能不当得利。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作为消费者,家长有权要求退还差价,如果培训机构不退款,则有权解除合同,不承担违约责任。 刘俊海说,从合同法角度来看,培训机构因暴发疫情而将线下课转为线上课,虽构成违约行为,但可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全部免除违约责任。 首先,家长与培训机构之间签订合同,双方均要弘扬和严守自由公平的契约精神,严格守约践诺。

  
 

   其次,倘若突发的疫情导致原合同约定的面授方式无法履行,包括法律上履行不能以及事实上履行不能,违约方是可以免责的。 也就是说,教育培训机构不再举行面授,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

  
 

   “培训机构不再进行面授虽然不承担违约责任,但按照公平原则,与之相应的学费差价则应退还家长。 这既是公平原则的要求,也是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 ”刘俊海说,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角度来看,学生以及家长是消费者,课外教育培训机构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者,所以必须尊重与保护消费者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这也有助于提升课外教育培训行业的公信力与竞争力。

  
 

   (朱宁宁)(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上一篇:中韩巅峰对决战火升级
下一篇:没有了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